Post Jobs

御手洗在做什么

2于是,某个事件就以这样的方式在摩纳哥拉开序幕。回想起来,那件事的幕后包含着某种不可恩议的要素,虽让人觉得怀念,却也让人回想起那种恐怖的感觉。真是一次奇妙的体验。就像那时青叶所说的,这段日了里,我们接到了许多不认识的读者来信,问:御手洗在做什么?他是在睡觉,还是已经死了?如果还活着,请说说他的近况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些信的多半是女性。因为出版社那边也接到了不少同样的信件,因此编辑们的矛头便指向我。他们还怨恨地说,光是想了解御手洗近况的读者电话这几周就接到了无数个,而打电话来的人百分之百都是女性。我完全没想到,喜欢御手洗的人竟然大多是女性。老实说这个消息让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御手洗这个人似乎从来没有对女性表现出过兴趣。当然,话是这么说,不过如果有女性在眼前的话,就算是他也会多少表现一下绅士风度的。“纤细女性的关怀真是妙极了。”嘴边这样的客套话最近也说得挺溜,但当我们谈起最近要结婚的朋友时,他却嗤之以鼻,讽刺地说:“这个人真是勇敢呀。和他比起来,我倒是比较能够理解从空中五十米对着床垫往下跳的男人的心理。”接着,不知道是出于真心还是随便说笑,他表示:“如果要结婚的话,我宁可和狗结婚。”事实上,他的确异常地喜欢狗。只要告诉他有只看起来很聪明的狗,他甚至愿意将散步的距离延长一公里专程跑去看。想到各位读者也许很想了解这个奇怪的男人,所以我才决定在故事开场前稍微介绍一下他的那些怪癖,现在马上进入正题,请大家不要见怪。那是我们走在东京车站地下街的时候。“喂,你不是御手洗君吗?”一个声音叫住我们。来人好像是御手洗学生时代的朋友,这个奇怪的人竟然还有不少朋友,这点同样令我感到意外。当时御手洗大概是急着要上车,所以只是匆匆交谈了两句就说再见了。不过那个人的名片我倒是好好地收起来了,因为我想日后再去找他,从他那里了解一些御手洗过去的事——比如御手洗自己不愿意说的那一部分。几天后,我按照名片上的住址去拜访那个人,发现那里是-所医院。也就是说,御手洗那个学生时代的朋友是一位医生,因为这位医生的关系我才知道御手洗曾经念过医学院,但只读了两年就休学了。在让我们结识的那个案件里御手洗就曾经展露过非常专业的精神科医学知识。当时我常常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会懂那些。现在我总算明白原因了——原来御手洗曾经是医学院的学生。那位医生还说,御手洗上学时成绩十分优秀,升上三年级后,却突然休学不念了。而休学不念的原因好像是因为不喜欢做动物实验。但御手洗似乎并不讨厌做人体的解剖实验,总是一副兴冲冲的样子。可是,每当要做狗的活体实验时,他便拒绝进入教室,还会偷偷从医务室里顺手牵羊,拿走剧毒的药物或安眠药,然后在半夜拿到不断传出哀嚎的狗屋那边,让那些为医学实验而牺牲的小狗们获得解脱。“我们读书的那个时候,正值多愁善感的年纪。”医生朋友接着说,“御手洗还在大学里的时候,有两个学生从大学宿舍的屋顶跳楼自杀。”“哦……”“所以我想,他也一定有什么不愿对人说起的理由吧。否则以他的能力,一定可以成为名医的。”医生说到这里,一副感慨颇深的表情。准备告辞时,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御手洗离开医学院以后去了哪里呢?”“咦?他不是去茱莉亚学院了么?”医生反问我一句,看起来好像很意外。他大概以为御手洗离开医学院以后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吧。事实上,我对御手洗的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他精通占星术,并且是一个不喜欢女人的怪人。和医生握手告别时,我又问:“对了,他读的是哪一所大学的医学院?”“京都大学。”这次医生很谨慎地做了回答。原来如此。难怪在调查“占星术杀人事件”的时候,我觉得他对京都非常熟,而且那时他还说:“曾经在京都住过。”接下来言归正传。不过,御手洗这个人对狗十分关心对女人却漠不关心的情况,还是必须让关心御手洗的读者——尤其是女性读者了解。因为这关系到接下来整个事件的发展,所以要在此先做一个说明。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要在此向各位读者说声抱歉,因为我不能把御手洗的冒险事迹完全发表出来。不是因为我偷懒不告诉大家,也不是因为御手洗没事可做,整天游手好闲,而是我有自己的事要忙,御手洗也不喜欢我把他的事情拿去四处讲。我这个朋友的个性十分别扭,他明明有很旺盛的表现欲,却又很讨厌成为大家都知道的名人。不过。最近我明白了他这样做的道理。因为太过有名的话,有时会为他的工作带来麻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