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交通厅的领导们说

由于心情高兴,尹凡决定在省城多呆一、两天。这期间他去省城大学看望了范哲老师。
范老师去年刚办了退休手续。以前带的研究生,多数毕了业,少数尚未毕业的,则转到系里其他老师那儿继续完成学业。像范老师这种做了一辈子学问的人,尽管不比官场上的人退休后有那么多的失落感,他还可以继续看书研究问题,但再也没有学生到他这儿上门讨教,也没有学术会议或机构请他去发表意见和作报告,耳边那些“权威”和“泰斗”的称呼几乎不再听到,加上一双儿女都在国外读书或工作,家中只有夫妻二人,因此,孤寂和冷清的感觉还是存在了相当一段时间。在这种时刻,尹凡开着轿车来到他的家门前,让他感到了一种高兴和荣耀。他想起就在前年邀尹凡来参加社会学年会的时候,自己还惋惜尹凡步入官场,不能继续从事所学的专业研究,而今看起来尹凡在仕途上走得倒满顺利,自己却已成为明日黄花,不免有些唏嘘感叹。只有尹凡心里清楚,范老师的建议未必错了,而自己走上政坛也是迫不得已。经过这么多年的政治震荡,现在社会的价值观和范老师几十年前形成的价值观早已大为改变。一个人所做出的生活道路的选择,多半不再是依据自己的兴趣和爱好,而必须从生活实际出发,从社会价值或社会标准出发。因为人不可能生存在某个虚构的真空里面。自己要是像范老师那样坚持对学术的坚守的话,那么妻子娄虹恐怕到现在也没办法调进河阳,更不用说安排在城关小学这个重点学校教书。至于自己去年还曾想过要调到省城教书或者办刊物,也并不是出于学术和事业的考虑,而是出于对工作前景的担心和无奈。但这些情况他知道和范老师讲不清楚,就干脆不讲。只是安慰性地问了问老师的生活起居,让他多注意身体保健,并说了一堆恭维话,说范老师你这一辈子已是功成名就的人了,古人最看重的立功立德立言这三立,你最少已经达到了两立:立德和立言。还有什么比这两立重要的?那些官员们别说两立,要我看不少连一立甚至半立都立不起来!范老师过去是听惯了类似的话的,可现在差不多有上年时间没人当他面说这样的话了,所以他听着格外舒服,不断地连连点头说,尹凡啊,别看我老了,已经退休了,我看我的眼光没有错。我这些弟子当中,将来还是你最有出息。论搞学术你本来是块好料,从政看起来也不赖。他转过脸对老伴说,你看尹凡这些话说得多透彻。老伴对他们的话半懂不懂,她也不接老头子的话,对尹凡说,你来省城,能够看看你老师也就够了,你看他他心里多高兴啊。可你还带这么些茶叶呀腌肉呀什么的,还买这么大一块蛋糕,这可太破费了不是?她不知道,尹凡送来的东西是从东阳带来省城办事剩下的,只有那块蛋糕是特意买的,而且还不用自己花钱,回去可以从有关经费中一并报销。但这些内情,尹凡是绝对不会对师母说的。师母又说,上回你来想留你吃饭没留成,今天无论如何要在老师家里吃顿饭。尹凡说,师母,那怎么行?今天我已经安排好了,请老师和师母一起到外面吃饭。师母说,上哪个外面吃饭?你嫌师母做的饭不好吃呀?尹凡说,就是附近的海鲜楼。师母一听,禁不住道,那地方听说可贵了。尹凡说,师母,这个你就别管了。说完,让小邢先下楼发动车子,然后搀起范老师,招呼师母一起出门。师母还要说什么,范老师不耐烦了,说,让你到外面吃顿饭你都这么罗嗦,真是没见过世面!师母这才不说话。她赶紧到里面去换了件衣服,又重新理了理发髻,这才锁好门,脚下有些跌跌撞撞地下了楼。尹凡将范老师扶进汽车后,又替师母拉开车门,等他们都坐好了,这才吩咐小邢开车。
这时,卞虎正好打来电话,告诉尹凡自己在海鲜楼的几号包厢,并说菜已经点好,等他们一到就可以上菜了。
回到东阳县,尹凡将到省城的情况向翟燕青书记和陈林县长做了汇报,两位领导听了特别地高兴,翟燕青说,怪不得老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王厅长一席话让咱们开了窍。就是嘛,办什么事都要尊重科学,特别像修建这么一条高等级的公路。以后等省厅确定了找北京哪家交通规划和设计单位进行勘察设计,我们还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做工作——这是替东阳人民造福嘛。尹凡又怀着忐忑的心情汇报这次出差一共花了多少钱,分别是怎样开支的,话还没说两句,翟燕青把手一挥:这个不用具体汇报了。财务工作由陈县长分工负责,陈林同志签了字就行。他又说,县里面为办这个事,花多少钱都值得。尹凡哪,我们替县里的老百姓办事,花钱是正当的嘛,这个没必要过于拘谨。老百姓过日子不是有一句话吗,叫能挣会花,我们呢,替老百姓当家,替老百姓办事,也应该有一个观念:敢花会争。这是什么意思呢?现在干什么工作,都讲感情。上面有些部门拨款也好,给项目也好,你要是和他们有了感情,这款呀、项目呀什么的,都会优先考虑,要是缺少了这份感情,有时候就只有干着急了。你说是不是,陈县长?陈林见翟燕青忽然问到自己,连忙点头说,是的,这一点我这个当县长的感触往往很深。上回到省里争取一点造林款,不是事先找了我当年的大学同学打招呼,这钱就拨不下来。就是嘛——见陈林赞同了自己的意见,翟燕青回过头来继续对尹凡说——有时候,没有同学呀、老乡呀这一类的关系怎么办?就靠咱们自己去建立了。建立关系就得花钱,比如请客呀,适当送点礼物呀什么的。不然,人家凭什么一下就和你有感情了?而有了感情,你才好去争取资金和项目。所以呀,在一个地方当领导,不会花钱是不行的!
尹凡仔细品味翟书记的话,觉得非常有意思,也颇有一定的道理。他这番话从含义上和卞虎在省城说的话如出一辙,但表达就更高了一层,不仅仅是从当官,更是从做事上阐述了这个道理,而且讲得很有点辩证的意思,让人开窍受启发,心想,看来,学会当领导的魄力和洒脱,首先要从观念上开始转变,摆脱老百姓的思路才对。
正好这时候卢燕进翟燕青的办公室,给他送一份市委发来的文件,翟燕青把文件头看了看,先放在一边,示意卢燕也坐下听一听,说,以后县委办说不定在这方面有工作可做,先了解一些情况有好处。
就在前不久,翟燕青在责怪陈林他们当“甩手掌柜”的同时,自己也曾亲自去省里想办法找了人。翟燕青找的人是省委一位副秘书长。那位副秘书长姓高,分管省委办公厅会议处的工作。办公厅每年采购的茶叶特别是常委会议所用的茶叶都是他负责审批,所以他到过东阳,翟燕青和他比较熟悉,每次上省城来都去来看他。翟燕青这次又上他家,跟他提到那条路的事,高秘书长答应帮他到省领导那儿“打听打听,做做工作”。后来高秘书长给的答复是:省领导说了,这样的事情比较难办。领导们各有分工,谁也不好去干涉别人分管的那一摊事,特别像这么重大的事情,更不好办。高秘书长还跟他说,老翟呀,以后你们县里有其它事情,或者你个人有什么事来找我,我都可以帮忙。这件事嘛,看起来回天无力。一席话把翟燕青说得内心冰凉,几乎不抱希望了。他甚至在心里恨恨地想,老高呀老高,今天把你喂饱了,也不知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以后我老翟真要有事找你的话,你可别跟我玩什么花招!现在,听尹凡所汇报的情况,心里的感觉就像那两句诗所形容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等尹凡简要地把去省交通厅联系的情况向卢燕重复了一便,他说,那个市交通局的那个主任叫什么来着?卞虎?哦,卞虎,他这次同你一块去的吧?这个年轻人不错,挺实在的我看。以后这条路要真的能从我们这儿经过,咱们也不能忘了他。尹凡,你什么时候代表我们县委去感谢感谢他,啊!
卢燕笑笑说,那个卞虎,来过我们县里两次的。
翟燕青说,哦,那我怎么没印象?
尹凡说,是来过两次,头一次是交通厅在岭下村建希望小学,他陪王副厅长来过一次,另一次是我请他和另外两个同学来爬栖凤岭的。
翟燕青就说,下次他要再来的话你跟我说,我和他见见面。其实,卞虎陪王副厅长来的时候,甚至和翟燕青握过手,但由于当时市交通局的一位局长还有省厅的处长们一起来的,卞虎只是个小“配角”,翟燕青不记得罢了。
陈林倒是记得卞虎这么个人,他对尹凡说道,翟书记向来对支持了东阳县的工作的同志都是很热情,很重视的。翟书记的指示你以后找个机会落实一下。现在这项工作还只是开了个好头,以后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我们还要请他继续支持,帮助对上面,也就是对省交通厅的联系。他还特意问,在省交通厅确定请哪家单位来做设计以前,现在还有些什么工作要做吗?
尹凡想了想,说,现在大概只能先等着。他忽然想起曾向王副厅长夫人许了愿,要给她家找个保姆,就把这事说了。翟燕青一听,马上说,尹凡啊,你可真行,这可是个好的建议。王副厅长家里需要保姆,我们就尽量给他家找一个好的,让他夫人称心的,那样的话,以后我们不就可以经常像走亲戚一样去他们家了吗?还有,不仅王副厅长家,再了解了解还有哪位厅长家里需要保姆的,我们一并帮他们请下,免得厅里领导知道了说我们厚此薄彼。
卢燕用清脆的嗓音说,要请保姆不如干脆每个厅长家都给他们请一个,现在哪位领导工作不忙?都是顾得了家外顾不了家里,谁家有个能干的保姆会嫌多了呢?而且我有个建议,保姆的工资一个月不过三、四百块,要不我们拿一半,让领导们拿一半,这样就不会让人觉得我们是在向领导家里“输出劳务”。
翟燕青一边听卢燕说,一边暗自点头,卢燕讲完了,他很高兴地说,卢燕呀,怪不得方书记上回喝酒时就买你的帐,你的这个建议非常有意思。他把手一挥,说道,工资干脆就由我们县里全部出,人家出一半我们出一半反而让人家觉得我们小气。一个人一年不就四、五千块钱吗?我们也别说给领导当保姆,就说是派到领导家里学习锻炼的嘛。
这样的点子陈林想不出来,但他不得不暗中赞叹这是个非常有价值的点子。能与省交通厅建议非同寻常的关系的话,以后要找他们办事那可就方便得多了。交通厅一年过手的资金以亿万计,每年下拨的公路建设和维修的经费都是各地想方设法积极争取的肥肉。虽说经费下拨有一定之规,但实际操作时的弹性却是非常之大的。而哪个地方争取到了一笔交通厅的资金,那可不像从其它厅局争取的资金几万几十万,而是动辄以百万千万计,所以花个几万块钱进行感情投资对于一些地方来讲,那是心甘情愿的,更何况东阳还涉及到争取高等级公路从县境通过的问题。于是他补充说:不仅省交通厅,以后与北京的专家那里也可以设法建立这样的联系嘛。
翟燕青满意地点点头:什么叫集体智谋?这就叫集体智谋。大家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办法就出来了。他最后说,这个选保姆的事,就由县委办负责。卢燕,你就抓紧一点,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做好这件工作。
卢燕表态说,我马上布置,让各个乡镇先挑选一下,要聪明、灵活一些的,也要有点文化,能干一些基本的家务,比如洗衣、做饭、带孩子之类。家庭情况不能太好,太好了怕受不了苦,干不长。还有长相要端正,不能丢了我们东阳的脸。选定后统一送到县委来,我们还要培训一下,不能就那样懵里懵懂地送到领导家里去。不然的话,到时候啥也不懂,反而要闯祸。
见卢燕考虑得这么仔细,几位领导都相当满意,也相当放心。
卢燕在这边负责挑选和培训农村的女孩子。各个乡镇送来的有二十来个,培训的内容,第一是强调这次让她们出去“工作”的重要意义,提高她们的思想认识,其次是介绍城市里的生活情况和城里人的生活习性以及领导干部家里待人接物的礼仪规矩,还有就是使用家用电器的一些基本方法以及做好家务活的基本常识等等,同时还以速成的方式教她们普通话,主要是掌握一些称谓呀,礼貌用语呀什么的。培训完了后,淘汰那些犹豫不定的和不够敏捷灵巧的,然后正式确定下七、八个女孩。尹凡通过卞虎与市交通局郝仁保局长沟通,取得郝局长的支持,再由郝局长以个人名义分别向省交通厅的领导们推荐。开始尹凡还担心会遭到拒绝,没想到几位厅长都很欣然地接受了郝局长的建议。郝局长反馈给尹凡的“情报”是,交通厅的领导们说,没想到河阳市的同志这样具有人情味,以后我们对他们的工作要多支持一点才是!
省交通厅关于新建高等级公路的项目规划、设计任务决定交由北京一家著名的交通设计研究院来做,这一决定已经唐副省长同意。拿到唐副省长有关批示的当天,王副厅长便将厅里的决定和唐副省长的批示内容电话告知了尹凡和卞虎两人,两人又赶紧赶到省城。晚上,先到王副厅长家里拜访,随便打听情况。王副厅长今晚在厅里开厅务会,还没回来,尹凡首先向王副厅长的夫人询问小保姆的工作情况,夫人满意地说,这女孩虽说才来不几天,我看着比上次那个什么桃花强多了。人也长得周正,嘴也甜,干家务活用不着像过去那样让人把着手也教不会。我看她还有些文化,她要是真干得好的话,我想多留两年,以后帮她在省城介绍个人家,就嫁到城里算了。夫人说着,那个叫李惠的女孩已经倒好两杯热腾腾的茶水,用茶盘托着端了出来,嘴里还一边说:叔叔,请用茶!她认识尹凡,知道他是家乡的县委领导。放下茶杯的时候,她朝着尹凡和卞虎两人露出甜甜的笑容。笑的时候,脸上两个酒涡立刻显露出来,让人产生怜爱的感觉。她又转身对夫人说,阿姨,衣服已经叠好了,都放进了壁橱里。洗衣机我也用抹布给擦干净,用罩子罩了起来。厨房的灶台和窗户已经用清洁剂擦洗过,等一下我再把卫生间再打扫一下……夫人打断她的话,说,李惠,这是你家里的领导,你坐下跟他们也说说话?李惠说,阿姨,你陪他们坐吧,我先抓紧把手上的活干完!以后回家的时候见了领导再向他们汇报。说完,对尹凡和卞虎两人点个头,还说了句“对不起”,转身忙去了。夫人说,小尹啊,小卞啊,王厅长总是夸你们,说河阳的同志素质挺高的,工作很会动脑子。对这样的地方和单位,厅里一定会在工作上给予支持的。正说着,王副厅长开完会回来了。他见到尹凡和卞虎二人,开门见山地说,关于高等级公路规划和设计的事,我在上次的厅务会上提出,几位厅领导一致同意,尤其是高平高厅长特别表示赞同。我们准备请的北京这家交通设计研究院,他们在公路设计方面水平是很高的,国内一些高速公路和西南地区云贵高原那一带一些高难度的建设路段,规划和设计都是请他们做的。交通设计研究院的首席专家叫杨孺子,我们省里这条路的最后线路要得到他的最后认可才能确定,不然的话,出现情况和问题谁也负不起责。我们作为省政府的职能部门,省政府领导拿出了意见的事,有时我们还不好说话,反倒是你们可以离开正常的工作运转程序自己去做工作。虽说对于工程设计来说,勘察结果很重要,但勘察也是由人来做工作,专家们——特别是权威的一句话,足可以使某些不合理的想法得到纠正。
王副厅长的话从字面上看很含蓄,但传达的信息却很清楚,这竟让尹凡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要不负县里的重托,尽最大努力,争取把这条高等级公路的线路规划问题解决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